比特币价格今日|2012年比特币价格多少钱
您好,歡迎來到伯駒網,
客服電話:19963565577 | 幫助中心

小院閉門賣酒 破假酒網絡迷霧

   日期:2019-08-01 11:08:55     來源:本站    作者:管理員    瀏覽:797    評論:0    
核心提示:主持人:共同打造有質量的生活,這里是每周質量報告,大家過年好。過年過節期間,酒的銷量都會大量增加,酒已經是一種載體了,酒能讓團圓的氣氛更熱烈,能讓年味也更濃郁。可是,一會兒大家將要看到的這個調查,會告訴我們買酒的時候一定要小心。我們常說“酒香不怕...

主持人:共同打造有質量的生活,這里是每周質量報告,大家過年好。過年過節期間,酒的銷量都會大量增加,酒已經是一種載體了,酒能讓團圓的氣氛更熱烈,能讓年味也更濃郁。可是,一會兒大家將要看到的這個調查,會告訴我們買酒的時候一定要小心。我們常說“酒香不怕巷子深”,可有的地方在做酒的時候偏偏擔心酒香飄太遠了被人知道,加工點的門總是關得嚴嚴實實的,門口也從來不掛廠名,在這里倒是能看到很多很多的舊瓶子,這里是釀酒的酒廠嗎?

  【字幕】天津市北辰區

  【正文】順著津霸公路,記者來到了天津市北辰區青光鎮。這里是天津與河北的交界地帶,青光鎮所轄的六個村沿津霸公路分布,又毗鄰天津外環路,交通運輸十分方便。進入青光,首先映入我們視線的是,村中成山碼放得各式酒瓶,一包包的就堆放在村中的各條胡同里。

  胡同里都是一戶戶的住家,顯然不是廢品回收站,而且,除了酒瓶,再也沒有其他任何的廢舊回收物。倒是在這些地方經常能聞得到濃烈的酒味從緊閉大門的小院里散發出來。同時記者還注意到,這些酒瓶都經過仔細的分揀,每一包麻袋內裝的都是同一種品牌、同一形狀的酒瓶。

  青光村的住家門口怎么會碼放了如此大量回收來的酒瓶呢?記者從業內了解到,現在正規的酒類企業幾乎不使用回收來的酒瓶。即便這些戶人家是以廢品回收為生計,這些回收來的酒瓶要是僅為賣廢品,是完全無需如此細致的打包擺放的,更無需按瓶型和品牌進行分類。

  很快記者又注意到了在村中往來穿梭的各式面包車,這種車雖然在村中很普遍,但記者還是清楚地察覺到這些往來頻繁的面包車有著一個共同的特點,車身玻璃上都貼有深色的車膜。那么這些車在這個少有商業、企業的村子里,到底在忙些什么?深色車膜的遮擋下,我們完全無法辨認車廂里拉的是什么貨物?

  村中雖然堆放著大量各式各樣回收來的酒瓶,也跑著形形色色的面包車,甚至記者在村中多處都能明顯聞得到緊閉大門的小院內,散發出的濃烈酒味。但是,除此之外,村中顯得格外安靜。

  正當我們的調查遲遲找不到進一步的線索時,另一個細節引起了記者的注意。青光村里活動頻繁的貼膜面包車,經常出入同一個地點,就是津霸公路邊上,青光村西頭的天天樂酒廠。通過觀察記者發現,這些面包車頻繁往來于這家廠和附近的村落。那么,這些車來這里是拉什么或是做什么來的呢?

  經過多天的外圍觀察后,記者跟隨在一輛紅色面包車的后面,也進到了天天樂酒廠內,這才終于揭開了這些貼著深色車膜面包車內的奧秘。

  這些車,無一例外的拆下了后面兩排的座椅,倒是滿滿的碼放著同種型號的大桶。這種桶每個容量50升,而每個車內都整齊的碼放著數十個這樣的大桶。所有的面包車都十分有序的排在天天樂酒廠的一個車間門口。由這里的工人拿著一個大管子挨個給車內的大桶嫻熟的罐裝著一種無色透明的液體。而這些大管子連接的正是這個車間內的儲酒罐。

  酒廠的業務員告訴記者,這些面包車都是來這里買散裝酒的,根據度數的不同,每斤價格也就在1到1.2元之間不等。原來,這些面包車來酒廠都是為了買酒。

  那么這些面包車拉這么多的散裝白酒要做什么?又要拉去哪里?記者連續多天的調查發現,這些滿載了白酒的面包車,發現這些車幾乎80%開進了青光村。據記者調查過程中的記錄,每天有不少于十輛面包車來酒廠拉貨,而中午左右的時間是拉酒的高峰期。

  我們注意到,這些車到達目的地后,都徑直開進了各家的院子。所有的拉酒戶中沒有一家是廠子,也全都不是賣散酒的商店。

  散裝的白酒、50升的大桶、貼膜的面包車、回收的酒瓶,等等這些不同尋常的跡象都集中指向了青光村,卻又非常龐雜的分散在了這個兩千余戶人家,近一萬人口的村子里。在那些酒味濃烈卻緊閉著大門的背后,到底隱藏著怎樣的秘密呢?

  就在記者在青光村調查的同時,從天津市工商局傳來消息,天津市工商局根據舉報將聯合市公安局組織一次對北辰青光一帶的執法檢查行動。記者隨同執法人員記錄了這一次的執法檢查過程。

  進入青光后,執法人員兵分三路展開了檢查。在青光豐收道檢查的一路執法人員,很快察覺到了濃烈的酒味。但是經過仔細的辨別,酒味卻來自一扇大門緊鎖的小院。幾經周折后,門才打開。

  這是一套面積不足100平米的小院,院內擺放著大量盛散裝酒的大桶。正是記者先前調查中發現的那種面包車從天天樂酒廠拉散裝酒的大桶。屋里則堆滿了多個品牌的酒瓶、商標和包裝物。包裝物都是新的,但裝酒的瓶子則正是記者先前就見到過的那種回收來,分揀、打包,碼放在胡同里的酒瓶。共有四名工人正在這里罐裝著各品牌的假酒,雖然沒有流水線,但工人都有各自明晰的分工。

  【同期】造假工人

  記者:您主要負責什么?

  我就是灌酒,有時扣扣蓋什么的。

  記者:還有什么工序?

  扣白蓋、灌酒、扣這個蓋、貼標

  【同期】造假工人

  記者:您的計量標準是什么呢?就是看,就拿眼睛看?

  滿了就再倒出去一些。

  【正文】連基本的計量器具都沒有,每瓶罐裝多少完全靠人工的“手感”和“目測”。而假酒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生產出來的,沒有生產標準、沒有計量器具、沒有任何的特種生產設備,一切全憑手工。這些工人告訴記者,她們每天早上8點來,晚上6點離開。就這么四名工人的一家假酒加工點,一天就能夠罐裝出12瓶一箱的白酒100余箱。這就意味著僅這樣的一處加工點,一天所需的酒瓶數量就達到了1200多瓶,這就不難理解,胡同里怎么會堆放了如此之多的酒瓶了。

  但是,在使用這種回收來的舊酒瓶灌酒前,他們又是怎么清洗的呢?

  【同期】造假工人

  記者:就直接拿酒涮一下?

  嗯。

  記者:那這個涮過的這個酒干嗎去呢?

  再倒回去。

  記者:涮出來的這個酒再倒回(桶)去?

  對,用這塊布過濾一下就行了。

  過濾一下是嗎?

  嗯。

 【正文】在工人們協助執法人員清理造假現場時,記者看到,負責灌酒的工人習慣性的把涮酒瓶子的酒水又倒回了盛散酒的大桶。而就是這個她們平時如此往復使用的盆里,不僅混雜著泥土甚至還有碎玻璃渣。而這塊用來過濾的布,本身也早已是污濁不堪。

  【正文】工人告訴記者,無論是生產哪種白酒,罐裝的都是這桶里的散裝白酒,只是用的瓶子不一樣,貼的標簽不一樣罷了。

  【正文】當天的執法檢查中,共查到了兩家正在加工假酒的加工點,其他幾家僅發現存有零星的假酒商標。而抓到造假現場的這兩家,只是記者曾發現從天天樂酒廠進散酒的眾多家中的兩戶。現場查扣了已經包裝成箱的多個品牌的338箱4000余瓶假酒;還扣留了38桶散裝白酒,近2000余斤;假冒的商標標志、成套包裝物一萬余套。

  【同期】天津市工商局經濟檢查總隊總隊長王雙套

  無照制售假冒偽劣商品的行為,第一,我們要全部沒收他的成品和半成品。第二,收繳他的制假工具,然后對他進行經濟處罰。

  【正文】工商執法人員告訴記者,這些年在打擊假酒生產中,假酒加工點都是這樣的一種情況:加工點都隱蔽在民宅,造假全憑手工,生產環境完全不具備國家要求的食品行業衛生標準,甚至造假車間與生活起居不分。

  【同期】天津市工商局經濟檢查總隊總隊長王雙套

  青光這一帶造假歷史應該說是比較長的,而且也比較嚴重,這幾年我們不間斷的打擊,反復的打擊,但是這種情況(確實)仍然存在。

  主持人:當地執法人員告訴我們,這些假酒加工點里的工人幾乎都有了默契,只要一問,都會說“剛來,剛開始干。”這里的老板更是連人影都找不到,有時候想找到生產假酒的原料也很難。找不到人,抓不到現場,執法人員想作進一步的調查或者處罰,難度就更大了。可這一次正當我們在青光村找尋加工點老板蹤跡的時候,河北張家口市公安局破獲了一起假酒案,被抓獲的造假主犯趕巧就是天津北辰區青光村人。

  【字幕】河北省張家口市

  【正文】2005年中秋節前夕,張家口市公安局橋東分局接到報案,張家口市場有一批假冒的名酒正在銷售。民警通過銷售這批假酒的各大飯店、商場展開調查,順藤摸瓜查清了假酒的源頭,一舉抓獲了制售假酒的犯罪嫌疑人孫德苓。

  【正文】在充分的證據面前,孫德苓對自己制造銷售假酒的罪行供認不諱。在張家口市看守所,我們見到了孫德苓。

  【字幕】孫德苓,女,42歲,初中文化程度,天津市北辰區青光鎮人。

  【同期】犯罪嫌疑人孫德苓

  記者:你們是怎么裝的?買一點兒設備?

  (孫)手工就可以了,不用什么設備,用不上設備。

  記者:得幾個人忙活才能趕完這些活呢?

  (孫)四個人就行了。

  記者:那咱這個瓶子是從哪里來的呢?

  (孫)應該說是回收的。

  記者:那怎么送貨的呢?

  (孫)用車拉的。

  記者:什么樣的車呢?

  (孫)華利(面包車)

  【正文】孫德苓告訴記者的情況,與記者在青光村調查到的情況是基本是一致的。而負責此案的主辦民警告訴記者,他們雖然沿襲著家庭作坊式造假的模式,但每一種原料的供應都有固定的來源,整個假酒生產所呈現出的是一個成熟的產業鏈。

  【同期】張家口市公安局橋東分局經偵大隊副大隊長袁清山

  事實上通過我們偵查,這個假酒就是一個手工作坊式的,在家里頭普通的老百姓在家里就可以生產,這個制假的這些人員,包括這些銷售人員,他們都已經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網絡,那么這個完整網絡里面的人員分工也是很細的,有具體提供商標的,有負責包裝的,有專門搞運輸的,這些分工都特別的明確,甚至就說收酒瓶子的,洗酒瓶子的,都有專門的人員來從事。

  【正文】在張家口市公安局橋東分局的假酒罰沒庫,我們見到了來自這些假酒加工點眾多品牌的假酒。老百姓家喻戶曉的名酒占了罰沒假酒的80%,雖然也有一些消費者喜聞樂見的中低價酒,但是,暴利的驅使下,國優名酒仍是假酒生產中的主打產品。而且隨著假冒手段的不斷翻新,標簽的套印質量、字體大小與色澤深淺等已與真品難以區分,足以以假亂真。而更為重要的是,雖然酒是假的,但瓶子卻都是真瓶!正如記者在青光調查了解到的一樣,無論罐裝的是什么品牌的名酒,其實都是造假者以每斤一元錢買來的散裝白酒,只是使用的瓶子不同罷了。

  主持人:無論我們在青光村調查到的情況,還是在河北張家口破獲的假酒案,情況都是一樣的,酒瓶都是真瓶,里面裝的是造假者用一塊錢一斤買來的散裝白酒,不一樣的卻是他們用上了不同品牌的酒瓶,在調查中我們發現,你想要什么牌子的酒瓶子都有。騙了普通消費者的正是這些真酒瓶,可奇就奇在哪來那么多的舊的真酒瓶呢?

  【正文】記者在天津采訪時,深入調查了青光村及周邊酒瓶回收站。在距離青光村那兩個造假戶不足一公里的一個酒瓶回收站。記者發現了這樣一間隱藏其中的車間。院內和車間里堆放著大批回收來的各品牌酒瓶,工人們正分工有序的給這些瓶子做著清洗分類,然后再次打包。

  【正文】工人告訴記者,這套設備是為提高洗瓶的效率特制的。記者按照工人們的操作手法也試著洗了一個瓶子,但是顯然毛刷的長度不能洗到瓶內的每一處,而這洗瓶子的水更是一片渾濁。而這樣清洗出的酒瓶,正如我們在青光鎮那里看到的,就直接被用于罐裝散酒,再貼上一個名酒的標簽就上市了。

  【同期】工人

  (記者)每天你洗多少瓶子?

  洗個五六包吧。

  (記者)五六包啊,每天洗五六包?這一包有多少瓶啊?

  90個

  【正文】在洗瓶廠這四條所謂的半自動化的生產線上,分別在洗著不同品牌的酒瓶。而車間內堆放的酒瓶數量和種類則就更多了。記者問回收瓶子的商戶負責人,這些印著某名酒廠專用的瓶子,賣去了什么地方時,對方含糊其辭,不愿明確回答。

  【同期】酒瓶回收廠負責人

  (記者)這些瓶子你能賣到哪里去呢?

  哪兒都要。

  (記者)誰要?

  那我就沒問過人家,哪兒都要,酒廠都要。

  (記者)都有人要過什么(牌子的)酒瓶子?

  人要什么咱給刷什么。

  ……

  【正文】其實,什么樣的酒廠需要他們分揀、回收、清洗干凈的酒瓶,我們在青光村的假酒加工點已經清楚地看到。

  但是他們這些廠這么大量回收來的瓶子又是誰供應的呢?品種如此細化而又大量的回收,絕不會是他們親自走街串巷一瓶瓶收來的。

  可是,記者幾經周折也未能找到這一答案。就在此時,天津市公安局不久前成功破獲的一起假酒案為記者的調查打開了新的突破口。

  在這一假酒案中,根據準確的線報,和長達一個月的跟蹤偵察,天津市公安局經偵總隊的民警很快抓獲了販賣假酒的多名犯罪嫌疑人,并一舉端掉了藏匿假酒的兩處倉庫。而當打開藏匿假酒的倉庫后,眼前呈現出的假酒品種之多,數量之大,仍令偵察員大吃感到意外。

 【同期】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李秀林

  他銷售的假洋酒涉及到四個國家,美國、法國、英國和瑞士四個國家,這四個國家的六個公司,十七種品牌的假洋酒,也就是說我們日常見到的洋酒,在市場上見到的洋酒品牌,幾乎都涉及到了,所以這個這案件是非常惡劣的……

  【正文】在罰沒庫記者見到了這批被查扣的十七個品牌的4800余瓶假酒。為了避人耳目,這些酒的在運輸中,包裝箱都被翻過來進行過偽裝。里層的包裝盒和酒瓶包裝,假冒的逼真程度已與真品無異。瓶蓋的設計與瓶頸上的防偽噴碼是這類酒的防偽的重點,但在有關部門出具的假冒認定書中,也沒有列出這批假酒在這些細節上的破綻,最終是以酒液的理化檢測結果作為依據做出的認定。

  在天津市公安局經偵總隊的案卷中我們看到,這些假酒多數竟被賣到了星級寫字樓、賓館內的餐廳和酒吧。那么這些假酒是怎么賣進這些星級場所的呢?在公安部門的協助下,我們見到了這其中一家酒吧的老板。

  【同期】某酒吧老板

  (記者)你也會有所選擇,最終怎么確定了他們這樣一個供貨渠道的?

  當然是價格上的問題了,比如說芝華士,一般他們給我們的,可以拿到100塊錢一瓶,在市場上差不多180多塊錢一瓶。

  (記者)那其實你們非常清楚自己買的是什么酒?

  大家彼此都很清楚這個問題,敏感的問題沒有人主動去談。

  (記者)也就是說這樣的一個事實是大家心照不宣的?

  對。

  (記者)那么這些瓶子是怎么處理的?

  一般情況下都是經銷商,誰賣給我酒誰就把瓶子收走。

  記者:您覺得他們高價收回去的瓶子是用做干什么呢?

  這個跟我們沒有什么關系,我們只是說,大家都高興他瓶子回收。

  【正文】為了進一步求證這位老板的所說的情況,記者又采訪了一位原先在某飯店做大堂經理的鄭先生。

  【同期】某飯店原大堂經理

  在這個酒店呢,你上我們吧臺看的這些個酒呢,都是真的。但是服務員放到你桌子上這瓶酒,那就不一定(真的了)。有可能第一瓶還真是真的,然后,您喝了3瓶5瓶以后,舌頭也硬了,也高興了,再上,上什么酒,您也都喝不出什么味道來了。

  (記者)對酒(店)來說,會有大量的酒瓶子產生,這些酒瓶子我們怎么處理呢?

  對,我還真沒看到過哪個消費者喝完酒,把空酒瓶子、空盒拿走的。這塊也是一個酒店一個固定的收入。

  (記者)你是說那些走街穿巷收酒瓶子的那些么?

  不是,是一個固定的客戶,需要它們(酒瓶子)得客戶

  (記者)你覺得他就是單純收酒瓶子的那些人么? 、

  這塊我們只是追求利潤,誰給的錢多,也是我們的一筆固定收入么,他們干什么去,我們不管。

  【正文】假酒生產的產業鏈就此全盤浮出水面:假酒制造者分別從酒廠和印刷廠買來廉價的食用酒精,商標標志等原料;隱藏于民宅內,手工灌制各種假冒名優酒;而這樣一瓶成本不足兩元的假酒,最終通過酒樓、飯店、賓館、酒吧,擺到了消費者的餐桌上。就因為裝酒的瓶子不同,同樣的散酒就賣出了十幾、幾十甚至幾百元的高價。消費者盡興而去時,剩下的酒瓶,飯店還可以再賺一筆,然后洗瓶廠會把這些從飯店收來的酒瓶清洗后再賣還給假酒制造者。如此循環往復,正是瓶子的“假酒之旅”。

  主持人:前不久,國家質檢總局對北京、天津、河北、內蒙古等20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的117家企業的白酒進行了國家監督抽查,合格率為82.9%,這個結果比2004年有所提高,但畢竟還有百分之十幾的白酒是不合格的,別說百分之十幾了,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不合格,到了消費者那里就是百分之百啊。好了,今天的節目就是這些,如果您有好的新聞線索,請給我們來信來電。

  共同打造有質量的生活,這里是每周質量報告,下周同一時間再見。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比特币价格今日 pk10直播开奖赛车 四川时时12选5 pt电子游戏交流吧 手机21点游戏 重庆时时猜龙虎和 买外围球哪个网站好 网上买大小单双平台 pk10美女骗局 足球彩票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软件下载 3d万能6码 飞艇人工免费计划 酷彩网时时彩平台 极速时时彩计划预测网 江西时时开奖结果表 大富翁欢乐捕鱼